Monday, February 25, 2008

[猫子曰]之 饭后茶余话大选

近日大选临近,小民如猫子者,既无政治力量,亦无经济后盾,自是无法参与其盛(吾政治知识太低,本料业已进入旅游与太空时代之偶国,只要一登记就可立刻参与选举,岂料原来要等多一届也...于是...唉~)。然茶余饭后,八卦如猫子者,自也是积极参与时事讨论,关心国势一番,选前充充政治内行,选后则大放马后之炮、事后孔明一番,自得其乐也~以下狗屁,诸君聊当笑话一览可也,盼勿多所传播,否则猫子哪天被锦衣卫先生们邀往诏狱喝茶,以后《猫粮日记》只怕要天天报导咖喱饭哉~切记切记~

吾今日唠叨,曰《乌合之众》、曰《此地无银》、曰《你民偶主》。

乌合之众
众所周知,吾国执政党自古便称在野党(在野党,何也?实即“反对党”之正统称呼也。“反对党”云云,皆执政党误导之propaganda,以混淆小民视听也。)为一群乌合之众,据吾观之,虽不尽然,但仍实有其是也。

昨日提名日,今早报纸多费大编幅刊登各州候选人名单,吾匆匆一览,西马在野党犹算合作,大抵分定区域,各自单挑执政党各候选人,以求不分散票源,各个击破,此诚大智也。然纵观全马第一大州(全州属中最多国席:31席)之砂州,在野党间的合作则明显不足,所争席位故在少数,且皆无必胜成算,两大在野党不仅不思合作,反狗咬狗骨,争夺地盘,实大愚也!其例为实淡宾一席,两党派员“围攻”执政党候选杨昆贤先生一役。

前年州选,温利山先生成功突围,今届国选,靠着该区华社民怨沸腾之势,温先生实已占先机,然自身政治触觉不敏,选前竟惹来圣马丁小学课题,人气下降,丧失先手之余,亦白让对手数子优势,战况本就不妙,岂料临时同为在野党之施志豪先生竟也插上一腿,美其名曰“夹攻”,实则大是不智哉!君岂不知吾等小民投选意向仅有双向,或曰“支持执政党”,或曰“支持在野党”,若单打独斗,依猫子估计,曰执政党得其四,在野党得其六也。然如今执政党候选其有一,而在野党候选其有二,则或有可能,曰执政党故得其四,而在野党各得其三(依瓜分比例)也!呜呼,此非杨先生佳音邪?

纵观执政党员,各尊党命,获披甲者欢喜出战,坐板凳者虽有吵闹,却也不至违令出战争锋,姑不论其因何在,此为执政党之团结也。在野党本就势单力孤,划分地盘,以一敌一,勉强可得些少胜算。如今观在野两党实淡宾一役,缺乏宏观全局的政治智慧、缺乏对应大局的牺牲精神、缺乏成大事者的广阔胸襟,诚可叹也!

此,岂非正应执政党之言:乌合之众乎?

此地无银
新年期间,教长溪山(中国古时名人多有自号,曰某山某水某谷先生,诚大雅也。译为“希山”者,非译得不对,唯缺雅致耳。)先生突临本州(砂州),曰派华社红包也。国会解散后,首长泰益先生突允副首长,曰拨款1500万予华教也。猫子今早驱车上班,于肯雅兰路口见布条曰“地契更新变便宜,吾党之功也”。争论日久之二小迁址事件,突于日前宣称得以圆满结束,二小突获新址,曰六个月可建成也。

凡此种种突发事件,于执政党行政大权在握的4年之中,在野党焉、小民焉,或捶胸呼号,或喊破喉咙,独不见丝毫动静,似乎诸如此类课题,难也难也。而突然之间,不约而同地于大选风声将届,或大选宣布之后,且皆为“在友党滴努力下”,一股脑地完成(或承诺完成)。

如此机缘巧合,或有小人之心(特此声明:断非猫子,吾小猫之心也,有鱼可食足矣,非小人之心也)者云:此岂非执政党有意刁难在野党议士乎?执政党行政大权在握,随时可进行以上诸般诉求,然何须偏偏等到大选时刻,才刻意装作历尽千劫万难,且惟恐天下不知,拼命强调是在友党大力诉求之下,才得以进行乎哉?吾等小民之声,岂容贵执政党阁下借以拖延时日,以期于大选间成为筹码哉?如此则盼天天大选可也,盖若非大选,一切诉求实现无期也。

然凡此种种,执政党候选沈耀荣先生曰:此,非政治糖果也。好罢,汝说如此,便如此罢。

你民偶主
众所周知,吾国执政党有一夙愿,曰“零反对(在野)党”焉。汝可知此话何解?此独有一解:曰“民主”是也。然则民主何解?此亦唯有一解,曰“你民,偶主”也。

实则此愿长久以来,虽说并非完全,但也与完全无异矣。国会中,得议席最多者,则为执政党,可组织行政政府,传统上执政党魁则为首相,而其他曰在野党。另,凡一党独得全议席之三分其二,立法时便无惧于任何否决权,加上现执政党奉行“凡吾党议士,严禁支持敌党任何(凡与吾党意见相左之)意见”,于一切在野党议士之言论意见,大可嗤之以鼻,不加理会。如此行事,才得以痛快淋漓,不至缠手缚脚也。

是以,纵观吾国政客,持民主主义者大有其人,或大吼曰:“吾国乃如此如此,汝不喜,滚蛋可也~”,或讥笑曰:“某地(议士)每月均发生某事也”,或示意曰:“汝再要多言,吾茶几久无人客矣,汝欲一试乎?”,或正色曰:“吾观偶国某航空公司,其小姐V领/短裙大是不雅也。吾等正道人士,尊眼该观何处焉。”,或悲悯曰:“吾工钱一月万余,然花千万建广厦,乃令天下寒士俱欢颜也!”,或梦呓曰:“吾非睡也,此闭目沉思也。”或一边诉苦曰:“汽油不涨价,国家就破产!”,一边无奈曰:“吾等需花7000多万元修几根柱子,另需花9000万元买张顺风车旅行招待券,另需花6亿元建间大宅,另某张姓议员(私底下感激之曰:多谢提点,日后请多多提出诸如此类kang t...不不,问题。)投诉工作场所漏水,需再花钱修补之~”。夫一国之有才俊若此,诚天幸也。

民主政治体系中,至关紧要之一环,除却“你民偶主”,便是积极推动“一党独大”。何也?简单,若非如此,不得以集全国立法、执法、司法、行政四大权于一身。若非如此,则曰“妨碍国家发展,破坏国家和谐”也。吾国于2004年大选,仅以少于64%选票(咦?少于三分其二涅~),执掌逾90%国席,实乃国之大幸,并选区划分策略之成功也。

猫子愚见,今届大选,现执政党仍可笑傲江湖,豪曰:“在野党,乌合之众耳,吾何惧哉?”诚可惜...不不,拼音打错了,诚可喜可贺也。

小注:适才晚膳,巧遇杨昆贤先生,岂有此理竟不请偶一餐,记恨如猫子者,下届必不投汝也~哼哼~

6 comments:

xiuyik said...

amao, 你可以 tumpang 偶阿,偶是投Stampin 区的。呵呵。。我想偶投的人应该和你要投的是同个人吧?

猫子 said...

问题:两个人选,你投哪个?
唉~

他奶奶的熊 said...

瓦老~偶讀得書少~~~你的部落怎麽用文言文~~~

猫子 said...

咦?好像是您老哥教的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猫子的政见功力好深哦!佩服!继续发表吧!

猫子 said...

过奖,然实在郁闷,唯有敲敲键平衡一下,否则难保神经衰弱,入住7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