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9, 2010

【猫子曰】之 唇亡齿寒,砂民联要以大局为重

诗巫选举,YB黄锦河盼望YB黄和联胜出,以民联角度来看,原是应该,只是两人虽说同属民联,但其中隐忧却也不少。

民联在砂州可谓仓促成军,主要的两党公正党和民行党不无牙齿印,308国席大选议席谈判破裂,多处上演三角乃至多角战,平白益咗国阵;另,砂民联成立过程几经波折,此二位YB黄的不和只怕是肇因之一。民行党甚至公开喊话,愿与公正党任何人谈判,除了黄锦河!这也导致安华之后必须接过黄锦河,亲掌砂州主席,而后才传给巴鲁比安。

民行党与公正党多次争执并非秘密,这间中只怕还牵涉多一项问题:公正党其中有实力的人,有好些曾是民行党党员,如诗巫陈则敏、古晋施志豪乃至黄锦河本身等。这种近乎历史的因素,更使两党的磨合难上加难。

因此,是次诗巫之战,民联除了面对天上下钱雨的国阵攻势,其中更大一环,也许正如古龙常说的“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吧?诗巫补选,人民公正党在诗巫盘根的林政全和陈则敏,会全力相助民主行动党的黄和联吗?黄锦河和黄和联+竞选主任张健仁能化敌为友吗?

在砂拉越这块国阵的堡垒区,撇开砂国民党不提,民行党和公正党都无法独立与国阵相抗。若大家不同心协力扳回一城,不仅下届州选受影响,只怕国阵再不久就要否决民联三分一的国会人数,届时再要反击,只怕又要等个52年了。

唇亡齿寒,砂拉越的民联四党(加上回教党吧~题外话,我倒曾在古晋某甘榜看过青天白月旗飘扬呢~哈!)能否求同存异、抛开私人议程和恩怨,一致枪口向外对付国阵,对民联乃至整个马来西亚的国运,只怕影响深远。

Friday, April 2, 2010

【猫粮狗食】之 健作日式餐厅 (Kensaku Japanese Restaurant)

刚才从教会回家路过宋路路口,于是弯进去瞧瞧偶期待已久滴健作日式餐厅开了没。结果发现有灯光有人影,所以便闯了进去咯!

餐厅今日是第一天开张,唔~偶似乎与第一天很有缘啊,昨晚光顾由 Tarot Cafe 于浮罗岸路口开滴 Tarot Salmon 日式餐厅,也是第一天开张(可惜没带相机,无法报导...),很久以前去了一次 The Junk,竟然也是头一天开张,呵呵~唔,吹水完毕,来看看图图吧!

哎呀!老是忘了拍外景~摆张菜单充数吧,呵呵~
Photobucket
暂时性滴菜单里很多选择,但由于没有图图,不是每个东西都懂。

Photobucket
餐厅一景,装潢清新但讲究,但另外值得一提滴是:不懂为什么最近很多餐厅都是开张了但还没有正式餐牌,或是员工训练不足(偶付钱时连开错两次单,昨天 Tarot Salmon 也开错单,还找错钱(偶没发现...555...)),就连之前去了由乐天经营滴 Indigo,也是临时餐牌,唉~

牢骚完毕,来看看点了啥吃:
Photobucket
一杯绿茶马币3元,虽然是无限添加,但比起【山河】(古晋少数好吃又(相对)便宜滴日本餐厅)滴就相对贵了。唔...茶杯图案好吓人哦~

Photobucket
鲑鱼刺身,5片马币17元,贵,好在切片较厚,而且鱼肉脂肪含量不错,入口顺滑,但也不是顶级滴肉,所以,由于价格的关系,大概下次不敢叫了(参考价:山河滴5片12元,【Minoru】滴就恐怖了,4片25元!)。

Photobucket
鲑鱼寿司,两片马币8元,贵,但是由于是同一类滴鲑鱼肉,所以虽然心疼,可是倒是美味可口。另,芥末已加在鱼肉底下了,怕芥末滴人可别加太多了哟。

不过,一般来说吃生鱼片仅沾点酱油就好,芥末会破坏鱼滴鲜味。

Photobucket
小评:暂时得到滴结论是--贵~哈!

明天会再试试,不过大概仅能叫盖饭或面食了,价格没那么爆炸性,呵呵~

应友人弟弟要求,地址以英文书写:
Kensaku Japanese Restaurant
Brighton Square, Jln Song, next to Life 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