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5, 2014

【就食论事】之 传奇不朽,唯赖传承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个传奇,有其年限,过了,就是过了。后代如何赶上,甚至乎超越前人,创造另一个传奇,是后代人的故事了。

话说卅年前,三哩巴杀路口有间卖粿杂的小档,档主是个老翁,头戴草帽,口叼香烟,一碗碗香味四溢的粿杂在其娴熟飞舞的双手下,不断递出,如此几十年下来,不知满足了多少老飨的口腹之欲。

本猫从小便是个贪食胚子,但当时家贫,一年吃不上几碗粿杂,也许如此吧,便对这老翁的粿杂有说不出的眷恋。后来搬家了,就更少到三哩巴杀打尖吃粿杂了。直到长大了自己开车了,才有机会常回三哩逛逛,吃吃旧时的味道。这时老翁的粿杂档口早已不复存在,后人在三哩某咖啡店开了档粿杂,便成了猫爸爸和本猫当年早茶时的定点光顾茶室之一了。

如今,粿杂虽还好吃,但心境已不同,猫爸爸被天老爷宠召了,老翁的烟灰不见了,等等,当年的味道,吃不回了。卅年前那碗粿杂,由此成了传奇,不朽矣。

然,传奇结束了吗?三十年前,好吃的粿杂不多见,然三十年后的如今,古晋粿杂摊林立,当中不乏传奇级别的美味摊档,隐隐然有超越前人,迈向更美味的新天地之势,古晋粿杂的前途,无可限量也!

食坛如此,政坛亦然。步入今年三四月,我国政坛最大的两件事,以安华鸡奸案2.0罪成,及行动党强人卡巴星车祸逝世为最。

卡巴星,人称日落洞之虎,在马来西亚政坛这风起云涌的时代,大有江湖豪杰的味道。其言其行,始终贯彻其对司法赤诚的坚持和信任。他不畏强权,勇于发声的作风,不仅多次陷其于麻烦,更曾让其身陷囹圄。

卡巴星言行如一,敌我不分,国阵不必说,就算面对安华(九一六变天)或伊斯兰党(近来炙热的回教法课题),他都基于宪法层面给予批判,毫不容情,虽说稍嫌圆滑不足,却贵在其真其诚,实乃现今政坛见少卖少的珍贵品格。然日落洞之虎的传奇突如其来的画上了句点,令人不禁唏嘘。巨星陨落,后卡巴星时代,行动党乃至民联中,能否有后起之秀,在大是大非之下,仗义执言,将是这替代阵线最大的挑战。

安华,却是民联中另一种的江湖传奇。他在八十年代初,以左派和回教非政府组织背景之身加入巫统,可谓跌破了很多人眼镜。然,安华在巫统那十六年,大起大落,好比过山车,加上之后与马哈迪决裂,锒铛入狱,到最后一跃成为打破国阵五十年雄霸国会三分二议席执政的在野联盟领袖,传奇程度足以拍成媲美魔戒三部曲的电影了。

相比卡巴星,安华的政治手腕和眼光格局是卓绝的。成军六年来,民联若少了安华这剂润滑油,只怕老早就(如前几次结盟般)因理念相左而散掉了。国阵长久执政以来,未逢足以威胁其地位的在野势力,当年东姑拉沙里不行,如今安华却办到了。虽未执政中央,单是两次否决巫统三分二议席,已无愧“传奇”二字。

如今,随着伊斯兰党在回教法课题上动作频繁,雪州公正党一山藏二虎等诸多课题的来袭,日落洞之虎的陨落及安华坐牢在即(打赌一块钱:安华在联邦法院翻案不成),民联的传奇时代,势将迎来巨变。年轻领袖们能否在卡巴星和安华这两大传奇之后,创出更大的传奇,令人拭目以待。

卡巴星在不久前在煽动罪名下被判坐牢时,曾出豪言:“少了一个卡巴星,还有千千万万的卡巴星”。是的,故事还没结束!由一个马来西亚伟人们创下的传奇年代,寻找并构筑属于我们新马来西亚人的新传奇时代,你我预备好了吗?

Monday, March 17, 2014

【就食論事】之 免费飞机餐

动笔(或曰敲键)前,让我们一起为迄今失联近七十二小时的马航MH370航班祷告,愿神迹般的拯救临到两百三十九位乘客与机组人员。

说起马航,近来我国名厨Chef Wan曾投诉马航经济舱所提供的椰浆饭,缺少花生江鱼仔及蔬菜,仅有半颗水煮蛋及叁巴辣椒虾,堪称“赤裸”。话说Chef Wan身为名厨,盛名享誉海内外,马航也只好客客气气地回应道他们会“加以检讨”云云,但本猫敢拍胸担保:Chef Wan下次再光顾马航经济舱,所吃的椰浆饭,绝对,本猫强调,绝对,不会有什么进步。

猫妈妈听了这则故事老大不以为然:Chef Wan嘴刁为因公所需,然马航提供免费飞机餐,还有啥好嫌弃的?岂不好过亚航的Pak Naser椰浆饭,叫价十几大洋一包吗?

但,问题是马航的飞机餐,真的免费吗?

本猫因公往来古晋亚庇十余年,可谓看着马航在此航班上飞机餐的变迁。廿一世纪初,马航在串行古晋与亚庇两地的航班,备有全餐(即主食、水果及甜点等),之后有好几年,逐渐删减成剩下一两粒夹着午餐肉片的面包或牛角包,直到近三五年(印象中是由Idris Jala领导马航时)才恢复主餐的供应。在马航一家独大时,票价真的很贵,老板为了节省票价,无所不用其极,一次甚至为了要订“家庭促销配套”,让本猫和女同事以夫妇身份订票,结果我俩还因公“结了婚”,三天后回到古晋就“离婚”了。出发前机场辞行在即,女同事男友还给本猫老大脸色看,冤枉啦~

由于马航机票价格不菲,于2002年起,若时间适合,本猫开始光顾马航宿敌--亚航。记得第一次乘搭亚航时,空姐问本猫想喝啥,本猫见只有瓶瓶罐罐的汽水,便点了罐可乐,殊不知空姐将可乐递来的同时,也礼貌地说了声:“承惠三令吉!”咿?要钱的哦?但由于在票价上省下了整百元,本猫也乐得付那区区三块钱,还买了顶亚航鸭嘴帽以示支持。

如此看来,马航的飞机餐,还是免费吗?

很多时候,免费,是一种假象。同样的,现今一些我们以为便宜了,政府津贴了的东西,只怕也是假象居多。拿汽油当例子,如今RON95汽油每公升市价为两元一角,政府大肆宣传,在每间油站张贴告示,说已为RON95汽油每公升津贴了六毛三,人民已经享用便宜汽油了云云。

殊不知,消费汽油的人,自然是拥车一族,而我们市场上的车子,由国产车到进口车,只要阁下买了一辆,就已付了大笔税金给政府啦!拿丰田VIOS(2014年3月10日资料来源:http://www.toyota.com.my/vios/)为例,最贵车款TRD Sportivo要价马币93,213.50(西马价,包括路税与保险),但若在免税的纳闽买,只要价马币71,124.36!两者差距马币22,089.14呢!这两万块钱的税金,若是拿来津贴RON95汽油,可津贴(22089.14 / 0.63 =)约三万五千公升汽油啊!若以VIOS每公升十三公里(城市路)估算,三万五千公升的汽油可行驶455,000公里路哟!若以每年一万公里计算,这津贴汽油可供一辆丰田VIOS行驶四十五年!

外国车当然抽税重些,那本地车呢?拿第二国产车VIVA ELITE(2014年3月10日资料来源:http://www.perodua.com.my/ourcars/viva-elite/price/eliteez)来说,西马价马币40,886.45,纳闽价马币38,157.55,差价马币2,728.90,可津贴(2728.9 / 0.63 =)约四千三百多公升汽油,若以VIVA ELITE每公升十五公里(城市路)估算,四千三百公升汽油也少少可以行驶64,500公里,每年一万公里计算,也可津贴约六年半哦!

如此看来,津贴,还是免费吗?津贴若非免费,BR1M呢?

2014年3月14日刊於《聯合日報》(奇怪網上版本找不到...)

Tuesday, March 4, 2014

【就食論事】之 加影沙爹雜談

商界有个传说:饿着肚子的人,心情不好,谈生意较难成功;而吃饱肚子的人,心情较好,戒心较低,谈起生意来,成功率据说要高很多。

依照心理、生理学上看来,这传说也多少有些根据:人作为一种动物,肚子饿时,生命受到威胁,因而警戒心提升,又哪有好气谈生意呢?相反,若吃饱了,生命威胁没有了,心情好了,身心放松,加上消化系统需要额外血供,大脑因而迟钝,所以是与之谈生意的绝佳时机!因此,华人谈生意买卖的应酬与合约,大多是上馆子,在餐桌上敲定的。我中华民族生意兴隆,经贸发达享誉海内外,只怕与这招“暖其胃、定其心”的协商秘诀,大有干系呢!(以上为本猫胡诌瞎掰,各位看官当笑话看即可,千万别当真!)

说起吃吃喝喝,位于雪州的加影(Kajang),是身在雪隆地区市民们宵夜的大好地方,素以美味沙爹闻名,当中一些享誉已久的沙爹档,每晚都是人潮汹涌,客似云来。本猫在西马工作时趁便到访,亲临考证加影沙爹的盛况,有诗为证:“老飨齐云集,座位无虚席,肉香传万里,沙爹烤不及”!

加影沙爹早已出名,近来一两月,生意相信会更好!1月27日,加影原任州议员李景杰闪电辞职,为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布拉欣进入州议会(及可能接掌州务大臣)铺路。加影于是迎来一场人造补选。由于安华出战加影补选乃刻意铺陈,因此当时即便提名日还未公布,选战前奏已然敲响,公正党占尽天时之利。国阵因此被迫及早宣布,由马华新科副主席周美芬迎战安华,以避免在选战中太过落人之后(虽起步已晚也)。

随着补选将于三月十一日提名,相信届时大选讲座、拜票及大人物莅临举办活动等选战大戏,将全面展开。如此一来,人流势必大旺,这对加影沙爹来说更是大好商机!马华每逢选战,必然大宴四方,除了辣妹热舞助兴之余,还加上丰盛抽奖礼品,以吸引选民聆听其候选人及助选团队的选战演讲。如此一来,桌上佳肴相信少不了加影沙爹,唔唔,好个马年,加影沙爹业者们即将马上好世啰(福建读音)!

只是,话说近来选民也精乖了,免费食物照吃,免费礼品照拿,至于选票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商界行之有年的秘诀“暖其胃、定其心”,马华在以往的选战一直发挥得淋漓尽致,但自2008以来,收效跌势难当。去年大选,选民吃完陆续闪人,连总会长演讲都不给脸,新闻登上头条,实乃马华选战策略的一大警钟!

近年来市区的选战,民联讲座人山人海,数以万计,民主行动党的晚宴,虽要收钱,却无阻选民竞相购票入场。如此劣势之下,马华能有什么新策略应战呢?周美芬又将使用什么方法,与安华及民联的群众魅力抗衡呢?炒米粉?

无论如何,加影将是赢家,祝加影人民沙爹大卖,圣诞快乐!

2014年3月2日刊於《聯合日報》

【就食論事】之 政治空心菜

风水轮流转,潮起又潮落,谁知今日明日,何事主兴衰?

中华饮食文化博大精深,华人也最看重吃,打招呼时问“吃饱没”,过年拜年最大重点也是吃,以致当您说“民以食为天”时,没人会惊讶。天者何也?首要者、至关紧要者也。经过千年文化浸淫,酝酿出的八大菜系,所用食材,几乎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尽都用上了。

某美食节目开场白曰:“You are what you eat”,这当然不是健康资讯,而是指一个人怎么吃,吃什么,往往反映了这人某方面的特质。于是乎,大中华文化圈的饮食文化,或多或少都影响一整族的华人怎么想、怎么行了。

啰嗦了一大票,今天说什么呢?我们来谈谈古文献中(注:本栏除了社论,诸君也可当笑话一看,所以连《封神榜》也算古文献了,哈!别对考古太认真喔~)所提及最早的食材:空心菜--俗称蕹菜或Kangkong也!

何谓最早呢?话说3千年前,商纣王无道,听信宠姬,残害忠良,满朝文武若非敢怒不敢言,就是随波逐流,甚至(实至名归的)助纣为虐。虽是如此,毕竟每朝都有些不识时务……不不,是忠肝义胆之辈,对商纣王苦口婆心,仗义执言。商纣王早就不爽这位叔叔,于是藉口“老婆要吃您七窍玲珑心医病“,使个眼色,只见身边守卫刀光一闪,身形一错,比干那还跳动的心脏便已手到擒来(原文为比干自剖掏心)!

好个比干,自然不会无备犯险,早喝下姜子牙的符水,保住五脏六腑。当下被人一刀剖心,竟得不死,于是一个箭步闪出宫门,往外便逃,留下纣王愣在那里。书里好像没交代何以纣王那么好心放他走,所以本猫只能相信:纣王吓呆了。也是比干命该绝,路上遇着个菜贩卖空心菜。比干问道:”人无心若何?“菜贩答道:”人无心即死!“于是比干仰天长啸一声:”天亡我也!“(本猫戏剧性加添,原著无此言)”扑倒死去。

话说空心菜自3千年前扯上政治是非至今,一直安分守己当个美味食材,为人类贡献了Belachan Kangkong、鱿鱼蕹菜等美味食谱。好景不长,3千年前乱世起风云,空心菜无辜受累害死了个忠臣比干,现下廿一世纪,空心菜依然卷入了我国马来西亚的政治视野。

3年前马华党争,蕹菜被炒上桌,3年后又因首相一句名言,空心菜竟由汉堡、T恤等网络揶揄直红到BBC,成为时下马来西亚政治一个讽刺性注脚——空心。

后505时代,无论是政客们的政治论述,施政方针以致国家的前进方向,全都缺了中心和重心。首相的演说愈来愈不用心,朝野阵营在选后针对时弊又日趋疏于关心,人民在排山倒海的涨价压力下,又岂能快活开心?何时才能再有比干的一颗七窍玲珑心,为马来西亚人民注入欢心,为马来西亚前景带来信心,为马来西亚的政治抛出一颗真心呢?

菜无心得活,人无心即死。政治无心呢?

2014年2月6日刊於《聯合日報》

【就食論事】之 捨本逐末-谈古晋新食肆问题

本猫在身为古晋“贪食部落客”的那几年间,经常遇到试菜餐厅的“初夜”-开张当天也。原因无他,事缘当时本猫孤家寡人,除吃以外又无啥嗜好,所以天天注意城中新开的铺子,并迫不及待拉大队到这些新餐厅试菜。

然,尝新不见得都是美好回忆。本猫试举几次实例:

其一,某新开西餐厅,本猫一伙人坐在楼上,饥肠辘辘地等了整句钟,还差三道菜没上,大伙儿无奈决定移师他处。结帐时,掌柜小姐用一口字正腔圆的澳洲腔,满不在乎地问道:“才三道菜没上是吧?”本猫没好气的回问一句:“才?”然后潇洒付账走人。餐厅至今下场:建在,唔,也算猫城七大奇迹之一了。

其二,本猫带了太座与其同事们光顾市区某新开餐厅,等了一小时多才上菜,吃饱时午餐时间都过了。太座好心问了下老板娘:您厨房人手不足吗?老板娘一脸自信的回答:“本店为确保食物品质,厨房只让主厨负责。”餐厅至今下场:开几个月后,卷铺盖去了。

其三,某大商场新开餐厅,由于装潢抢眼及名字神气,本猫决定踩场踢馆。一试之下,乖乖不得了!马铃薯泥是即食式(包装粉加热开水)的,那不要紧,虽加上(似乎也是即食式酱汁粉冲泡出来的)酱汁,口感还冷冰冰的!餐厅至今下场:似乎还活着,不过冷清清,不懂还能撑多久。

其四,猫妈妈国外度假归来,想吃日菜,于是本猫便冒险与之一试近来刚开的一间日菜馆。由于新张之喜,餐厅爆满,但也状况连连。伙计似乎不谙英语或正规国语,我们问她有没有餐牌,她竟说没有,就桌上的促销餐牌!后来本猫得自助往柜台拿了两份印刷讲究的餐牌,谁说没有?唉,好不容易下了单,等了将近一句钟,猫妈妈的套餐才勉强端出来,好一碗红烧酱鸡排饭,鸡块松松散散撒在饭碗内,铺陈毫不讲究,大失日菜当有的精致。本猫爱吃鱼,点了只煎沙丁鱼,鱼肚竟然没煎熟!之后再过半句种,至少还有三样东西没送到,据某侍应的解释为:佳节期间,厨房人手不足!天哪!人手不足您还敢选在这种时节开张?结帐时,肚子饿得七荤八素,竟得付还三十大洋(扣除新张折扣后)!餐厅至今下场:建在,因为还很新。

前三个例子,个别道出了本市新食肆的三样基本问题(而最后一个例子则是集合以下三大问题,发挥得淋漓尽致的特殊个案了):

其一,服务品质——餐厅是“人本”生意。侍应是人,餐厅新张时对餐厅各种流程不熟络导致上菜拖着了,情有可原(其情虽可悯,于理却不合),但若是对顾客的服务品质没要求,就不可取了。顾客也是人,光顾餐厅图餐温饱,但若遇上不友善或冷冰冰的对待,岂非花钱买罪受?

其二,厨房流程——厨房的时间是残酷的。繁忙时刻,如何制度化、机械化、效率化生产食物,便成了重点。东西做得再好吃,端出来时顾客若已饿得发飙,只怕龙肉都没味道了!所以主厨厉害固然好,但专业厨房绝非个人秀。如何让厨房人手有效率地分工合作,至关紧要。

 其三,食物品质——餐厅的灵魂,在于食物。上菜快速、装潢破格、侍应友善,当然重要,但东西若不好吃,那注定只有一个下场——这就甭提了吧?

民以食为天,是人都需要吃东西,饮食业因此是相对低风险高回酬的行业(或投资)。不过,进军饮食业绝不可闭门造车,固步自封,而必须着重投资人力、系统和菜单,缺一不可。 现下很多餐厅装潢讲究,但就没花精力搞好基本,可叹哪可叹!

拿钱丢进砂拉越河,还至少听得到“扑通”一声啊!

2014年1月19日刊於《聯合日報》

【就食論事】之 有名师,才能有高徒

身为古晋少有的贪食专家(注:贪食,非美食也),本猫每周都拨冗对本市新开的食肆进行临检,亲身确认其品质,而非道听途说也(其实就是贪吃啦,只是得找点动听些的藉口)。

相信是因为本地游资过剩、新兴霸级购物中心以及年轻一代消费能力提升等原因,近年来,大批连锁性质的食肆,相继在古晋冒起,令古晋饮食面貌起了重大变革(注:是变革,不一定指进步)。连锁食肆的好处多多,营业与管理的经验、厨房作业的程序化、员工培训的制度化,加上品牌本身知名度的号召力,不仅为投资者进军饮食业提供了方便之门,也在相当程度上保证了投资获得正面回酬。

然,经本猫有如神农尝百草般严格的以身试菜经验看来,一间新开的连锁品牌,通常前数个月,素质是不错的。但若持续光顾,就会发现素质开始浮动,时好时坏,糟糕者可能继而下滑。这情况在外来(西马、外国等)的品牌上,更是显著。原因为何?撇开食材(色素、香精、添加剂的使用、机械化的处理等等)不说,员工素质的问题,才是主因。

连锁饮食品牌(尤其非旗舰店者)的厨房,不一定由职业厨师主理。一间分店开张,之前的员工培训当有一批素质相当的培训团队担当,但这团队无法持续在分店驻扎,而早晚将会把厨房交给培训后的分店员工自理。这些菜鸟,能将该品牌的食谱发挥得如何,很大程度得看他们在培训员底下学得多精了。

厨师是美食工程师,是一门神圣的职业,重要至极。同样的,教师,即所谓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其重要程度,更是无可比拟。

世界银行日前出了份报告,命题《马来西亚经济观察--高效能教育报告》,其中点出我国学生在2012年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成绩以及2011年国际数学与科学教育成就趋势调查(TIMSS)中,表现下滑,不仅在东亚国家中排名落在榜末最后三分一,除了印尼,我国学生的能力与其他东盟国家如泰国和越南相比,都远远不如。

我国教育系统硬体设施完善(华小例外),适龄学童就学率非常高,而教师与学童的比例(城市华小严重例外)也比国际平均来得好,那,问题出在哪里呢?撇开课程和教学语文不谈(这是禁忌、禁忌),在对校长们的意见调查中(报告第七十六页),竟有高达46%的校长们认为,教师素质的不足影响教学,这在诸项影响教学的因素中,排行最高。

事实真是如此吗?根据该报告,在2010年申请PISMP(教育学术文凭)的人士中,高达93%的申请者连最低标准(SPM文凭至少拿到三科A等)都不及。在小学英文教师中,仅25%的教师掌握足够的英文水平,而年长教师的英文水平,又远超年轻教师。可是,无论你喜欢不喜欢,这些教师,将会在教育体系中服务二三十年,培育无数的马来西亚子民。

就如连锁品牌,培训员的素质若有存疑,那我们能期待培训出来的学员有良好的素质吗?而教师的素质若有存疑,上梁不正,下梁自然就歪,但这些所谓“下梁”,不是别人,正是你我他的宝贝孩子们哪!

为了在师资方面亡羊补牢,有关机构必须严格监控报读各级教育学术文凭者的遴选,提供奖学金以吸引成绩优越者投身教育界,以及对现有不合格的师资进行再培训,借此提升教师的整体素质,以期在可见的未来,我们国家未来的主人翁们,能在名师们的指点下,昂首阔步做个顶天立地的高徒。

只是世行这报告出了好几天,教育部却沉默得震耳欲聋,只说会成立个委员会,提升我国学生在PISA的排名云云。唉……

2013年12月31日刊於《聯合日報》

【就食論事】之 涂脂抹粉与越描越黑

年前本猫应某部落客之邀,参加了某餐厅的试菜会。会后大家一致同意说烤鸭皮脆肉滑,酱汁风味独特,端是道好菜,而烤鸡则相比之下显得较为干涩,做得没那么棒。然,在我们的贴文出街后,据说带头的部落客被骂了一顿:怎么请你们吃也没写好一些!

虽说本猫自认早已笔下留情(毕竟是人家请客),但餐厅的态度并不可取,彷佛他们的烤鸡有待进步不是问题,而部落客们则应该在“受人钱财”后,负责为其“涂脂抹粉”一番。

“涂脂抹粉”本就是饮食业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在广告界,美食造型与摄影(为了广告或餐牌等)是专门手艺,与厨艺未必有直接关系。举例,要将一只烤鸡拍得美美的,窍门有三,其一:烤鸡不可烤熟,以免鸡皮发皱和鸡身缩水;其二:鸡身内以手帕填充,为了让烤鸡看起来饱满肥美;其三:鸡皮色泽不均之处,得以火直接加烤,或以颜料上色,拍摄时还得将鸡身多余的油脂吸干,避免因打灯而过度曝光。我们日常吃的快餐汉堡,常有“货不对版”之感,其实不然,虽配料与分量相同,但在摄影时,美食“造型师”们仅将酱汁和配料集中铺陈在摄影的角度,使相片中的汉堡包看起来肉饼厚实多汁,酱料鲜艳满溢。最后,拍摄了的照片还会以Photoshop之类软件处理,“修补”色调不均或纹路不美之处;经过这一系列美工处理后,所生产的餐牌或广告,就可使老饕们看得食指大动,口水横流了。

然,再好的照片,食客吃了一次,哼哼,货不对版,就没有下次了!

说到“涂脂抹粉”,近来最劲爆的课题莫过于“转角遇到匪”了。话说立陶宛有位青年画家Ernest Zacharevic,在柔佛新山花了幅壁画:在一面墙上画了位少女提著名牌包包向墙角方向行走,而墙角转折处,另画了个蒙面劫匪,持刀埋伏。据画家自己的意思是说由于当地人提醒他说新山地方治安不靖,而诱发其作画灵感。虽说只是艺术创作,但经马华行政议员郑修强“善意提点”下,市政局认定这组壁画破坏了新山市的形象,决定予以“粉饰”。

不料决定一出,竟引发网络热议,许多网民直斥此举为粉饰太平、掩耳盗铃的鸵鸟心态。原画家则顽皮地在网上贴了张修改图,将劫匪的刀改为花束,并揶揄其为“政治正确”版本;亦有热心公民在劫匪后添加警察,冀望市政局会听取郑修强的建议(加上警察或无需粉饰),收回成命。然这组具争议性的壁画,毕竟逃不了遭“河蟹”的下场,于昨日被市政局工作人员以白漆涂抹掉了。

事件结束了吗?也许未必,就在壁画被涂抹后不久,有市民又将影印版的壁画重新贴在原处(看起来活似公仔们还魂了的样子),而另有一处墙角亦贴上类似的影印版本,加上网络民众不断创作揶揄,倒似有“少了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般悲壮了。而照着本猫面子书上的贴文热烈程度看来,“转角遇到匪”只怕还要热闹上好一阵子。如此一来,市政府偷鸡不着蚀把米,不仅无法将课题消音,反而为这组所谓“破坏新山形象”的壁画,做了最好的宣传,以致香港媒体甚至英国BBC,都报道了此事。

涂脂抹粉,毕竟只是修修门面。若不是真材实料,总也有戮破之日。新山市治安如何,绝不是粉刷一面墙壁就能解决的问题。年纪轻轻的壁画家说得好:“壁画不会破坏一个城市的形象,但治安会。”但愿执法机关和市政局能有如此洞见。

2013年12月3日刊於《聯合日報》